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拿破仑 > 正文

约瑟芬·博阿尔内

2020-10-09 18:12  作者:admin 点击:次 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约瑟芬·博阿尔内(法文:Joséphine de Beauharnais,1763年6月23日—1814年5月29日) 。原名玛利·罗丝·约瑟芙·塔契·德·拉·帕热利(Marie Rose Josèphe Tascher de la Pagerie),拿破仑的第一任皇后,法兰西第一帝国的第一位皇后。出生于当时的法属西印度群岛的马提尼克岛。和拿破仑于1809年离婚。死于巴黎附近的马尔梅松堡。

  约瑟芬·博阿尔内(1763年6月23日—1814年5月29日) 。原名玛利·罗丝·约瑟芙·塔契·德·拉·帕热利,拿破仑的第一任妻子,法兰西第一帝国的第一位皇后。出生于当时的法属西印度群岛的马提尼克岛。

  和拿破仑于1809年离婚。死于巴黎附近的马尔梅松堡。1795年10月,拿破仑领导军队了保皇党的叛乱,在巴黎声名鹊起。这时结识了他第一位妻子,她不是一般女人,她是在法国革命时因美丽而被免于赐死,并以美貌、才智及极佳的交际手腕成为巴黎社交界的名女人,她风流但不浪荡,她全心全意帮助拿破仑但却算不上忠贞,她就是约瑟芬·博阿尔内,一个传奇女人。

  她与拿破仑之间一直没有子女,被认为已失去生育能力。1809年1月10日,拿破仑和约瑟芬离婚,但是拿破仑给予了约瑟芬一系列优待,保留了她皇后的尊号。离婚后,约瑟芬居于巴黎附近的马尔梅松城堡,1814年在那里去世。约瑟芬与其女奥坦丝一起葬于法国圣皮埃尔-圣保罗大教堂。

  约瑟芬·博阿尔内比拿破仑大6岁,当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(其中一个孩子是后来的拿破仑三世之母),也是一名寡妇。那时候的拿破仑还没有成名,也不富有。他刚刚从外面打完仗回来,打仗回来的唯一遗憾是一身的疥癣。为了防止头上也长癣,他剃了个光头,但是约瑟芬一眼就相中了拿破仑这个潜力股。

  她让12岁的儿子去见拿破仑,约瑟芬12岁的儿子遵照她的吩咐,请求拿破仑归还士兵收缴的他父亲的佩剑,他父亲是在恐怖时期被罗伯斯庇尔处死的一名共和党将官。拿破仑允准了孩子的请求,那孩子含泪接过佩剑并亲吻了这件遗物。

  第二天,约瑟芬前来向他致谢,并倾吐了自己的爱慕之情。约瑟芬的美貌、纯洁和善良也深深地打动了拿破仑。拿破仑相信,同这位年轻寡妇结合对于他的幸福有重大关系;对于他实现壮志将是强有力的支持。

  认识仅三个月,他们便举行了婚礼。新婚后两天,拿破仑重返意大利前线,指挥缺乏训练、武器很差的法国军队打败了强大的奥地利军队,威震全欧,名传世界。

  约瑟芬娇柔、纯洁、善良,深得拿破仑喜爱。他在一封她的信中写道:我收到你的来信,你似乎在信中责备我说女人的坏话。事情是这样,我最讨厌的是女阴谋家。我看得惯仁慈、文雅、温柔的女性,我喜爱她们。如果说她们娇纵了我,那不是我的过错,而是你的。不过你会看到我已经宽大对待了一位通情达理的值得尊重的女性。我把她丈夫出卖我的信拿给她看时。

  她哭起来了,以万分痛心的悲伤和诚实口吻喊道:“这的确是他的笔迹!”这就够多了,打动了我的心,我说:“好吧夫人,把信投到火里,我就没有证据可以针对您丈夫了。”她烧掉了信件,转悲为喜。现在她丈夫得救了,如果迟两小时,他已被处死了。所以,你看,我喜欢娇柔、纯洁、善良的女性,因为只有她们才像你。

  约瑟芬与拿破仑结合的最大不幸是没有孩子,拿破仑一心想的是称霸欧洲,并有儿子继承他的基业,1804年他被参议院敕令尊为皇帝后,这一想法更明显化了。

  1809年11月30日,刚过40岁的拿破仑终于提出了要和约瑟芬离婚。那天当约瑟芬同拿破仑一如往常共进午餐的时候,拿破仑一喝完咖啡就令左右退下。他走近她,拿起她的手按在他心上,凝视了片刻说:“约瑟芬,我亲爱的约瑟芬!你知道我爱过你,我在人世得到的仅有的幸福时刻都是你一人赐给的。但是,约瑟芬,我的命运要高过我的意志;我最珍贵的爱情必须让位给法国的利益。”

  但离婚不能消除拿破仑对约瑟芬的爱恋。虽然最终他还是和她离了婚,但他这样做只是因为他需要一个儿子,而约瑟芬不能使他如愿。和约瑟芬离婚使拿破仑伤心至极,当他在离婚书上签字时,竟忍不住哭了起来。离婚后的第三天,他坐在皇宫里,凝视着天空,闭门沉思,拒绝接见任何人,也无心做任何事情。

  他们离婚后不久,拿破仑迎娶了奥地利的玛丽·路易丝公主。和大多数奥地利人一样,玛丽·路易斯是在蔑视拿破仑的教育下长大的。她曾向上帝祈祷,保佑自己不要嫁给拿破仑。但是,她的父亲出于政治上的考虑,坚持把她嫁给了拿破仑。在她还没有和拿破仑见面的时候,这桩婚姻已成定局。正因为如此,玛丽对他毫不关心,在他开始打败仗的时候,她就离他而去。她甚至还让自己的儿子恨他。

  离婚后,约瑟芬一直居住在马尔梅松寝宫,拿破仑经常看望她,但她的精神一直处在抑郁中。约瑟芬死后,拿破仑曾到她坟前去痛哭。

  由于篡夺王位、遭到人们痛恨的拿破仑遗弃了她,由于她也是拿破仑狂妄野心的牺牲品,复辟王朝和联军最终宽恕了她。出于敬重,大概也出于好奇,俄国沙皇还特意去马尔麦松拜访了她。因为二十五年来欧洲经历了一场噩梦,而这个女人同这项令人不可思议的冒险事业是紧密相连的。

  紧接着,普鲁士国王也带着儿子来登门拜访了。这之后,普鲁士、英国、俄国和德国的皇亲国戚也都纷至沓来,冷落多年的门庭,顿时出现了一番热闹景象。连不共戴天的波旁家族如今也显得雍容大度了,他们叫人转告她,她可以在余生之年继续占用纳瓦尔城堡。

  这样,她总算在马尔麦松城堡平安无事地呆了下来。后来,路易十八的弟弟也来向她表示他的敬意了。这些保皇党人当年狼狈地逃往国外时,曾得到过她的有力帮助,他们对此至今记忆犹新。而且她本来也是保皇党得人。她不是也同许多从国外归来的人一样,在恐怖年代遭受过牢狱之灾吗?对于这意外的情况,她很快便适应了下来。她一如既往,毫不吝啬地招待着各方慕名而来的人士。其中有皇帝、国王、王子和流亡归来的贵族。她的沙龙成了当时上层社会最热闹的场所。

  那种盛况实在是古往今来所绝无仅有,仅俄国沙皇每星期就要光临两次。即使在她最得意的时期,也没有受到过这样大的殊荣。更有甚者,国王路易十八也表示要见她一面。因此,她应邀将于5月26日回到阔别四年半之久的杜伊勒利宫去拜见他。

  谁也没有想到把她的死讯告诉拿破仑。他是从报纸上得悉,他青年时代曾经为之丧魂失魄的约瑟芬已经撒手人寰了。

  虽然拿破仑一生中先后有过好几个女人,但只有约瑟芬真正占据着他的心。约瑟芬死后,拿破仑在她的坟前痛哭不已,他说:“约瑟芬是我最亲爱的人,至少她不会抛弃我。”拿破仑在临终时,嘴里还念着约瑟芬的名字。

  1814年拿破仑第一次宣布退位,被流放到地中海的厄尔巴岛时,玛丽·路易丝带着他们的儿子罗马王回维也纳老家去了,在四个月后玛丽·路易丝就下嫁给了她的情人。

  1815年,拿破仑复位再败被流放到圣赫勒拿岛。1821年5月5日,还不满52岁的拿破仑病死在圣赫勒拿岛。拿破仑临终时还在喊着“约瑟芬!”

  我收到了你的信,我崇拜的心上人。你的信使我充满了欢乐……自从与你分手以后,我一直闷闷不乐,愁眉不展。我唯一的幸福就是伴随着你。你的吻给了我无限的思索和回味,还有你的泪水和甜蜜的嫉妒。我迷人的约瑟芬的魅力像一团炽热的火在心里燃烧。什么时候我才能在你身旁度过每分每秒,除了爱你什么也不需做;除了向你倾诉我对你的爱并向你证明爱的那种愉快,什么也不用想了?我不敢相信不久前爱上你,自那以后我感到对你的爱更增一千倍。自我与你相识,我一天比一天更崇拜你。

  这正好证明了La Bruyere说的爱,突如其来多么不切合实际。埃,让我看你的一些美中不足吧。再少几分甜美,再少几分优雅,再少几分温柔抚媚,再少几分姣好吧。但决不要嫉妒,决不要流泪。你的眼泪使我神魂颠倒,你的眼泪使我热血沸腾。相信我,我每时每刻无不想你,不想你是绝无可能的。没有一丝意念能不顺着你的意愿。好好休息,早日康复。回到我的身边,不管怎么说,在我们谢世之前,我们应当能说:我们曾有多少个幸福的日子啊!千百万次吻,甚至吻你的爱犬。

  我亲爱的朋友,我写给你的信很多,但你写给我的信很少。你不怀善意,你是可恨,很可恨,你轻易欺骗一个可怜的丈夫,是不诚实!因为他远处他方,他应当丧失他的权利,受工作奋斗和烦恼的压迫而倒台吗?他如果没有他的约瑟芬, 没有她的爱情的保证,在世间上还有何物使他介怀啊?他还要干什么啊?我们昨天打了一个血肉横飞的仗;敌人损兵折将,却不在少数,他们是大败而特败。 我们将他们的曼图亚(Mantua)前域夺取来了。 我所崇拜的约瑟芬,祝你好;在此等夜间有一夜开门竟嗷然发声,好像是在一个妒忌者的面前一样,我要投入你的怀中,给你一千次亲密的接吻。

  我已经接到你的信了,你对于我所说妇女的坏处,似乎很不以为然,其实我最恨阴谋诡计的妇女。我习于和善良,温存,并宽恕的妇女相往还;此等妇女是我所爱的。她们如果使我败坏了,那不是我的过错,而是你的过错。此外,你将看见我对于一个表现温柔而和善的妇人,也是很和善的,此人即哈慈费尔德(Hatzfeld)夫人。当我将她的丈夫的信 给她看的时候,她具有一种深深的感情,欷觑不置,这是很自然的,她说:“唉,对呀, 这是他的手笔!”当她读此信时,她的声调印入我的心灵中:她使我忧愁起来了。我向她说:“夫人,现在将此信投入火中;我当不复有力量惩罚你的丈夫了。 她将信烧掉,似乎是很快乐的样子。她的丈夫自此时起也是完全安静的;然两点钟以后,他是丧失了。你看,我爱善良的,诚实的,温和的妇女;因为只有她们才像你。我的朋友,祝你好,我是康强的。

  我接到了你的信。你以为那些太太们应当和我有一种默契你对于她们所说的事,我实在不懂。我只爱我善良,执拗,撒娇的小约瑟芬,凡她所做的一切事都含有一点迷人心窍的东西在内;因为除掉她妒忌的时候,她总是活泼无比的;然在妒忌时,她是一个真正的恶魔。可是让我们再讲那些太太们!我如果和她们中间的一人有什么往来,那我确切的告诉你,她至少必须和美丽的玫瑰花芽一样。现在你所讲的太太们中有这样的人么?我希望,除掉会与我同餐的人外,你万不要和其他人等并食;这种标准也可应用于你的交际上,万不要在马尔墨桑宫(Malmaison)接待使臣和外人。 你如果不这么去做,你一定使我很不高兴。总之,凡我不认识的人以及我在家时不会到你那里来的人,不要大招待。我的朋友,祝你好! 我完全是你的。

  我的女友,普鲁士王后昨天在我这里用膳。我要防备她,因为她想使我对她的丈夫再允许一些条件;我待她优礼有加,然我保持我的政策。当可能的时候。我一定告诉你一些零星事件,只是不能很详尽的。当你接到此信时,对普俄两国的和约或已签字,而希浪尼 穆斯(Hieronymus)为威斯特华伦(Westfalen)王一事(人口三百万)也许已被承认了。 此等消息只是报告你的,不要公布出来。 我的朋友,祝你好;我爱你,并愿意知道你的一切。

  约瑟芬皇后的人品一直备受争议,有人说她是法国的一代缪斯女神,有人却说她浪荡风流,甚至利用拿破仑,那么历史上真正的约瑟芬皇后是个怎么样的人呢?

  爱上拿破仑以后她全心全意的为丈夫的事业出力。她为拿破仑争取了许多原来中立,甚至对立的人物,在这段时间她只是一个贤惠的妻子。执政王时期约瑟芬被称为“拿破仑纯洁无瑕的天使”可见一斑。

  她也坚强,加冕以后拿破仑曾经有一次在去歌剧院途中遇刺,火药就在皇帝皇后两辆马车中间爆炸,皇帝的马车没有注意到先去了,皇后的马受惊停了下来。所幸逃过一命的约瑟芬脸色苍白,同车的女官请示她要不要回去,她拒绝了,“波拿巴已经走了,我怎么能让他一个人去?”

  法兰西的皇后紧紧跟随着她挚爱的丈夫,在这里,人们看到了不离不弃,生死与共。

  很多人认为约瑟芬风流甚至指责她浪荡,但在早期的史料当中和晚期的史料完全不同。第三共和国的时候,讨厌拿破仑连带约瑟芬的很多,反方资料占了上风。

  要是看约瑟芬的卦师朋友勒诺芒的回忆,约瑟芬几乎无暇:跟夏尔偷情,没有,那是让夏尔进议会探听消息,看是否政客们不利拿破仑。

  流传下来的几乎是反方资料,对拿破仑和约瑟芬憎恨的人流传下来的,这使这位拿破仑心中的天使和法国的一代缪斯女神备受冤屈。

  Napoleon and Josephine: A Love Story (1987)

  婚后拿破仑接到命令,立即开赴意大利,出任意大利陆军总司令,不过不能带走约瑟芬。此时此刻,拿破仑只是巴拉斯的一枚棋子。